新年没有 Flag

二十一世纪的一零年代结束了。

十年前,我趴在宿舍的小床上,在《杳然》的歌词里写:“你永远是不经世事的少年。”时,我以为我和身边的人都还年轻,都还有机会相逢,都还有机会经历些事、犯些错、后些悔。然后回到起点再此重逢。

可成长的代价是疼痛的,它在一夕之间推翻所有温情的幻觉,逼着你连滚带爬的去摸索,去寻找遥远地带传来的微光。

幸运的是,往昔远了,余温尚在。我依然在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我依然相信上天对于我们公正的眷顾。

他令我们有得有失,有舍有得。

我最大的幸福感来自我组建的家庭。它令我在遇到不顺利时,不必整日烦忧。让我能够在重复且无聊的工作中看到生活的曙光。

近年,我开始有意关注到生活中的杂乱信息,深感到苦恼,首先是垃圾短信,我甚至购买了小号专门用来网购和进行网站的身份验证。几个月前,我关闭了微信朋友圈功能。关闭后令我感到非常舒适。工具的功能变得更加纯粹,就连聊天都变得更加专注了。我知道我并不是真正关心这个欣欣向荣,正向积极却并不怎么熟悉的“朋友圈”。

除此之外,我还在积极的注销一些僵尸般的账号。

今年我和花妹在工作上有些小变化,这些变化在短期内还不能确定利弊,也并没有对我们的生活造成过大影响。我又向来是工作和生活严格分开的人,更是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所以,要说最大的变化,就是女儿的成长。她的眼神会清楚的表露她的想法,恐惧、快乐、羞怯、搞怪、假哭等等,她会模仿家人的举止,会自己配合大人穿衣服,她走路很不错,她甚至会咿咿呀呀的唱歌,她的机灵令我非常惊讶,这促使我迫切需要去学习怎么变成一个榜样型的父亲。趁工作之便,我浏览了很多教养指南,启发我应该多用耐心去引导去鼓励松果探索这个世界。我希望将来留给她的童年记忆都是踏实温馨的日子。

回到个人,今年令我最困惑的问题就是我无法获得自我认同感,我认为自己无法创造出对人们有价值的东西。越是反思,越是感到自己工作的无意义,目标的不明确。进入一种空前的迷茫。

假如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能够代表自己的重要作品,透过这件作品或令世人感知到某种温度,或令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或只是一个能够说服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

我的作品又是什么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