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

Cambridge SoundWorks PCWorks 2.1

好多年前我有过几个电脑外接的 2.1 音箱,很便宜用来听个响。但我挺讨厌那个低音炮,既占地方还不美观,于是从来没善待过它们,后来它们终于下落不明了。但最近我得到了一个诞生于 20 多年前的 2.1 音箱鼻祖——Cambridge SoundWorks PCWorks 2.1 它令我对 2.1 音箱的外观好感度达到了最高值。我甚至觉得台式电脑就应该拥有一个这样的音箱。

它原本是白色的,时间太久无法避免的老化发黄,时间的流逝在它身上清清楚楚的展现着,我觉得这样发黄的塑料外壳更加匹配台式电脑中安装的 Windows XP 系统了……它们都重新呈现出那年「千禧年」来临之际整个世界蓬勃向上的气息。

Read more “下午”

220529 未知

工作间隙和学生们的合影(图文无关)

晚上带松果在楼下玩儿,另一个小朋友的妈妈夸我声音好听疑惑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是不是「主播」。原来在大家心里「主播」的门槛是这么的低。

我当然不会去做什么「主播」,所有抛头露面的工作我都没有兴趣,互联网追逐的风口浪尖我都没有兴趣,哪里人多我就不会往哪走,大家都喜欢的我就不喜欢。

最近加入了一个老软件光盘的群,在里面看同好分享老软件和「上古游戏」光盘内容,感觉特别充实快乐。我还立志购买一台能够安装 WindowsXP 的旧 ThinkPad 笔记本,当回初中时代的小网虫。

今年的首次晒伤

晒伤

这两天和同事去往一个景区拍摄工作内容,在景区呆了一天半,同事们在享受风景的时候我在生气。

回来就给上级发微信说我累了,明天不去上班。这些看似专业的人把自己的专业干的特别业余的时候真的让人心累。

住宿居然是大通铺,几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床上。我机灵的在小房间里打了个地铺。

这次公出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很多看起来身份地位很高,工资待遇很高,学术专业很强的人,实际上并没有你想想中的那么德高望重。相反,他们的基本素养专业态度甚至连你我这样的普通人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