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首次晒伤

晒伤

这两天和同事去往一个景区拍摄工作内容,在景区呆了一天半,同事们在享受风景的时候我在生气。

回来就给上级发微信说我累了,明天不去上班。这些看似专业的人把自己的专业干的特别业余的时候真的让人心累。

住宿居然是大通铺,几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床上。我机灵的在小房间里打了个地铺。

这次公出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很多看起来身份地位很高,工资待遇很高,学术专业很强的人,实际上并没有你想想中的那么德高望重。相反,他们的基本素养专业态度甚至连你我这样的普通人都不如。

不文明的游客

兵马俑

我跟同行的同事说,如果能让我搂着兵马俑的肩旁拍一张「兄弟合影」就真正的无憾了!

照片是 5·1 劳动节前拍的,由于疫情的关系兵马俑特别罕见的几乎没有游客,整个景区我只见到 3、4 位游客,于是我的脑海酝酿出了一个疯狂的计划:

下到坑道里和兵马俑合影!

Read more “不文明的游客”

删除朋友圈

刚刚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删除朋友圈全部内容。

这么做是因为我的微信朋友圈不可免俗的沦为了工作内容的广告宣传地。我很反感且很无奈原本是用于私人生活的通讯工具里同事却占了80%。

微信好友里并不都是能够让我敞开心扉的人。所以…算了吧,我不希望向那些熟悉的陌生人展示我的个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