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

很多时候,我就会放下了这个日记本
因为我不知道记下这些字到底有什么意义
?
? 这几天的天气很好,于是日子就是这么迅速掠过。
?
我爱上了谁?
? 总是看电视看到凌晨2.3点。说不上什么原因,只是可以用几个小时不停的更换频道,只有这样,脑子可以空空的,梦都不做一个。
?
谁爱上了我?
? 电话在这段时间成了我唯一的有点真实的沟通了。我不出门,不接触任何人,只是会在网络上无边无际的写邮件,但是我怀疑,从来没人看过。电话铃响的时候,是我唯一心跳的时候。
?
? 刚才在麦田音乐上面看到了几个新签约的歌手,至于他们说的什么“红白蓝”我却是满头污水
刚才电话铃响了
有人说我是不是在睡觉?
我说,没有
?
没有

一十六 未完证明

从交错的画面有了黑色框线开始,那些时光终究逝去,所有过往,将再次用墨绿色老胶片放映。
这是燃烧的梦想?还是幸福时光?
艰难感动,幸福并且疼痛。

从这个年岁的刚开头就似乎注定了那些大段大段寂寞。

快十六岁那会儿,成天想着到十六岁要做多少比较英雄的事情,可终究不像个英雄,但思想却不在平庸了。
任何成长都是要付出代价,我似乎付出的代价太大,与这个十六年的躯壳非常不相称。
那些让我难以承受的情感伤痕一道接一道接踵而至,我本来就是非常软弱的,当这些痕迹画满胸膛时,当疼痛得快要死去时,却万万没想到的是竟会对人生开始思考,毕竟在这个年龄,任何痛苦,都会引发我对平庸的惧怕。可是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一再偷偷流泪,就是自己成长的过渡。就像个摔伤了膝盖的孩子,满手的灰尘,把脸上两道炽热却瞬间冷却的泪痕擦去,花了脸。yinn说我是个感性动物,那么是不是因为我把一些随随便便,甚至完全不值得的感情看得太重?

很庆幸,我从没后悔过。完完全全不后悔。

很多事情,却是我突然间不能回忆起来,也无法记载了,我想,我是不是也是这样突然忘记了谁?
他们也会这样忘了我吧。

我上QQ从来都是隐身的,有时候上QQ看到好朋友我却从来不会向他们打招呼,除非有事情,我猜,是因为彼此都太了解了吧。

——我知道你在这里,就好了。

关于十六岁的时光,是我万分美丽的生活,甚至每个举手投足都会被谁记载下来,然后变成漫漫长的某种平淡,流水账般完全真实的小说。没有半点虚构,也不曾和谁雷同.可惜这一切终究是会被我遗忘的吧?

这里非常的想感谢那些曾在我胸口划下很深伤口的人,你们叫我成长。
(啊啊啊!但是还是有人说我太小孩子了,而且非常诚恳的说:“呀!我求你了,你别再装了,你怎么不敢成熟一下阿!”正在我茫然的时候,又有朋友提出了让我转型的建议,说要我不再穿收口袖子的上衣,不再穿直桶裤。要穿小西装,锥子裤。汗…但我猜他们八成对我有意见了,嘻嘻~)

知道吗?
我不想有太大的变化,我怕你们再看到我时觉得我陌生了或者变了。

我为十六岁做过的几件事情感到万分抱歉:我在大西的十八岁生日聚会上自始至终没有笑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奇怪,当时我开心不起来。大西,那天是你生日,我没有笑过,就放过我一马吧~!

我说好平安夜和一一姐还有小妹出去玩,可是没有去。后来小妹有说过和我一起,学习到最好的是:等待。因为我老晃她,呵~不守信用了。

还有LBX不想提到…虽然对不起LBX,但我想你的泪水,M已经还你了。而且加倍偿还。

M,对不起,其实所有事情都是因我而起,但却总是有人不理解你,还用极其恶毒的语言攻击你。死死咬住你。
但我看到你,只是默默流泪。因为你做了好人,却得不到好报。还有我一再对刺伤你。让你原本过人的处理事情的能力逐渐在泪水中消退。
我想,我是一祸害吧。
请你们接受我的道歉吧,虽然这些只字片语显得苍白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