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妹出嫁

和鸟妹正式认识是缘于许多年前的一场民谣音乐比赛。那时我们还都在上大学。

那天,我唱了自己写的《只有我知道你并非一去杳然》,赛后鸟妹找到我,说“咱们合个影吧?”

她留着蘑菇头,穿黑色圆领短袖、黑色短裤、黑色皮靴。看起来是一个有点酷有点叛逆的姑娘。

2010年5月

随后鸟妹的朋友为我们留下这张合影。相互介绍之后发现彼此的朋友都相互熟知,关系便更加熟络起来。鸟妹是美术专业,为我画了一张很漂亮的画,我记着画上面写着:“愿你的歌扎成一排木筏,为流年里远去的人们送行。”(后来那张画被不慎遗失。)我们在msn上相互分享了许多音乐和曾经的生活趣事,我还见过她一张高中时期矮胖的照片,也见过她设计的音乐节海报。鸟妹还曾为我和老钱的专场演出画过海报。

鸟妹创作《奥菲莉娅》手稿照片

不久后,鸟妹、小一和我组了乐队。乐队名字由我们的好朋友莫江南取名为“小人人”。鸟妹担任手风琴手,我们有一首歌叫《奥菲莉娅》,便是鸟妹作词,她的手写稿仍躺在我的琴盒里。如今,我看着歌词脑袋里仍旧有旋律播放。那天是我们的首次专场演出,名叫:“晚风,歌唱,路灯就要亮了。”

在豆瓣活动的页面上,如今还留有那时朋友们相互玩笑的字句。那天晚上灯光温黄,晚风湿热扑面,许多朋友来看我们演出,我记得TBOR乐队的许茜特别喜欢鸟妹。

小人人乐队 2010年8月

那年暑假,我不断往返两个城市,我们在那间名叫“乐府”的地下排练室度过了许多快乐时光。排练的间隙鸟妹为小一以及其他朋友,还有我当时的女友M画了肖像画,却一直没有画过我,直到有一天,鸟妹说:“博娃,我是不是没画过你?”我说对啊,可能是我太帅了不好画吧。她挤出微笑,对我礼貌的表达了嘲讽。她要我坐下来给我画肖像,等我看着她的画笔在白纸上起起落落时,她却说:

博娃,你的眼睛真漂亮。

几年后,乐府关闭。乐队处于半解散状态。我们不再相约排练,却偶尔去演出现场看乐手们的表演。渐渐的她认识了我身边所有的好朋友,尤其是和卓弟最要好,我也为此感到开心。

几年后,我们结束了共同的创作。但在我心中,我永远属于这支乐队,也永远在这支小小的乐队中担任男声演唱。我很怀念那一段时光,那是一段很棒、很特别的人生经历。至今,我都在我的微博描述中写我是“小人人乐队男声”。我找到了鸟妹写的小人人乐队成长经历:

2010年5月28日-30日
杜博、王小一参加《大声唱响——西安第一届不插电民谣比赛》,并获得“最佳校园歌手”奖。
2010年9月4日
在【在路上】酒吧,作为校园演出季民谣乐手,举办《晚风 歌唱 路灯就要亮了——小人人乐队专场》演出。
2010年10月7日
小人人在光圈酒吧,为他们的好朋友发条傀儡乐队巡演首发作嘉宾演出。
2010年10月14日
小人人乐队作为心相印茶语绿色民谣季西安站的参演艺人,在西安音乐厅献唱。
2010年10月15日
小人人乐队受FM931西安音乐台 无敌新声带节目邀请,交流民谣音乐梦想。

前几年我状态不好,一起吃饭的时候,鸟妹特意叮嘱卓弟,让卓弟悄悄告诉我,让我少玩游戏,珍惜身边人。卓弟跟我说,鸟妹很为我的状态担忧,希望我尽快改变现状。不料后来我还是没能让一切好转。但对于鸟妹的关心,我至今仍心存感激。

今天看见鸟妹步入婚姻殿堂,我竟然也跟着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到双手冰凉。还跟卓弟说,弟弟,我草,我为啥这么紧张。

真好,一切的美好和善意都有了归宿。

对了,那张她为我画的肖像画从未画好,而我答应要帮她写的歌也从未写好。

刘冠廷&鸟妹

敬祝鸟妹和冠廷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