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胆之人2

手术当天晚上小护士要求必须小便,还不让起身下床,必须在床上解决,我是十万个不情愿。她严厉而冷漠的说:“不尿就给你插尿管“。

尝试几次未果。心里也着急,这一急旁边的心率检测仪器就响警报。气得我把身上贴的那些乱七八糟连着线的贴片全部扯掉,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然后下床去隔壁的卫生间解手。

手术后的第二天晚上,小护士说:“你明天不用打针了,应该可以出院了。”

回家修养了一周,因为还有工作要等我完成,便返回单位上班。

至此,术后已快一月的时间,恢复还算不错。以前不怎么贪嘴的我,在生病期间却万分想念我的锅巴、麻辣火锅、胡辣汤…

先不论切除胆囊的这个决定是否科学和正确,最难过的其实是内心对失去一个脏器的担忧。术前妖哥发来信息劝我千万不可做这个手术,加上当时非常恐惧,心里真的打退堂鼓了。可最后关头和家人商量还是选择了相信医学。

以后也盼望自己珍惜身体。没有比健康重要的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