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

到了卓弟的家乡安康, 给卓弟发信息,他开心的不行。说:“我在的时候你怎么不来。”

可我也没想着有一天能到安康转转呢。不过以后说不定真能在安康一起撸烤串。

在路边摊吃了一个烤鱼,孜然有点儿药味。感到生活要被这种夹杂着些许药味的孜然治愈了。相互开了男生之间的玩笑。在江边听卓弟发来他的新歌。风把脖子吹得痒痒的,夏天真的到了。

中午收到昂贵的礼物,我的库存又新添了新成员,万分开心,赶忙给人仔们逐一拍照。拍完以后又制作成头像,感觉整个人都帅的不行。

人仔的“证件照”我就不发到博客里了,御用的形象根本舍不得随便秀。和枪枪分享了几张,枪枪说对小玩意儿没有抵抗力,我说同意。何况这些人仔还是我的御用系列呢。

天气热了,我还是一直都在忙。工作,还有龚晨婚礼的事。艰难的事成为了一个暗淡的记号,眨眼间过得去,受得起。我和玩具们以及这个季节的植物一起越发完整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