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员日志

年轻优秀的宇航员 摄影师:张琨

上次说好攒大招,大招都释放完毕了却又没有心情写,对着编辑器发了好久的呆。逐渐忙碌的生活让我很少有时间去感受气温、光线和陌生人的举止。我不再能时常保有敏感的心事。转眼,我变成大人,就像他们一样。

整个3月都在忙碌,工作的事、朋友的事。一切结束后,又恍如梦境一般忽然散去。我又再次急促或缓慢的坠入在生活里,只剩下一丝余温,在胸膛里发着温热。不久前,我参加朋友的读诗活动,读诗活动邀请的嘉宾是人大代表孙维、音乐人蒋山还有诗人余秀华。

————-西安交大————-

————-曲江书城————-

————-西安音乐厅————-


最有趣的是我和妖梵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合作,也是我和马飞乐队的原班人马第一次合作。那天去妖哥家还提到这件事,妖哥说:“你忘啦,咱第一次是你和老钱专场那次”。妖哥还向我介绍了新的朋友,马头琴老师彭耕,后来排练还被马头琴悠远的声音迷的不要不要的。听摄影师张琨说,她就是彭耕老师的学生。弄得我满心羡慕。

音乐厅这场的配乐全部是由妖梵独立完成,后来好多人问我最后的结尾曲是什么歌,搞得我哭笑不得,给妖哥发信息说,妖哥,大家都觉得谢幕诗好听,要不你编完吧。结果过了不久,妖哥就真的发来了小样。不过为了保密,我这里只能发排练录音:

《春天,十个海子》唱段 排练录音

后来,和秀华姐成为了私交很好的朋友,喝酒聊天,分享彼此的心事。秀华姐写了诗送给我,几天后我又看见她在朋友圈分享了我的歌,她说:“我最喜欢听《黄子慧》”我就赌气对她说,明明宇航员也好听。临近告别的时候,她特别真诚的看着我,念了一遍我的名字,仔仔细细的说:“你要好好的,你要幸福。”我也特别希望秀华姐幸福,一切如意。祝她5月份的官司顺利打赢。(此处应有合影)

还见了很多年没再见过的在路上酒吧的老板胡子哥,胡子哥好像离婚了,我也不太清楚。他还是老样子,好像这么多年都没有一点变化,开着一辆很酷的灰色吉普车,载着他的新的爱人。

至于我,在这个温暖的春天看见一切美好事物正在蓬勃萌发感到十分荣幸。此刻,我正驾驶着我的银色宇宙飞船前往下一个未知星系。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