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下雨的时候。今年的夏天似乎被拖延了。

2014年,我住在长安大学对面的家属楼,在3楼一间小小的房子里,听耳机中传来的细碎雨声白噪音,一直没有睡着。我在身陷低谷的境遇里思考着未来,充满困惑。

那年夏天的夜晚总有无尽的渣土车载满厚厚的黄土经过了路口的第一家超市、经过了冒菜馆、经过了水果摊、经过了学校旁边的面店,终于从我窗边疾驰而过,嗡的一声卷着尘土开远了,车上的金属围挡哐铛铛伴着醉酒男女的胡言乱语,让人心神不宁。

我的兔子,还在对着它的新笼子展开永恒的搏斗。白门牙依然闪烁着幸福的光。它吃了兔粮,喝了红色饮水器里的凉白开,或者吃了它最爱的西瓜皮。那时候的它,还没有死。还会在第二天跳到我枕边,若无其事的从我脸上踩过去。我会一如既往的选择保持沉睡。丝毫不想去理睬这只亲爱的兔子。

2014年的夏天,永远是夜晚。永远和富贵竹、小动物们在一起。耳机里下了10遍的雨水,也从来没能让我的眼睫毛湿润。

那个夏天的雨声和今晚不一样。今晚的雨声,冷冷清清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