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黎明之前把乡村爱情故事讲给孙大圣听

“人都管月牙儿,叫月老。月老儿专把,专把那个红线儿扎。”想起赵本山在每集《乡村爱情》的结尾不断的这么唱。一直唱到我也学会了,在早晨洗脸的时候唱,在M家洗碗的时候唱,M一边自顾自的忙,一边纠正我记错的一段唱调。

以前和她住在长安大学家属院里,两人挤在单人床上静静等电视剧开播。无数次意犹未尽的想再多看几集,想让只属于彼此的夜晚过的慢一点。看了无数遍的《悬崖》、看了无数遍的《西游记》、看了无数遍的《乡村爱情》今后或许我就不会再看了。

那些日子多么平淡,真真实实又像梦一般虚浮。转眼就消散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