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大年初二。

下午睡觉的时候接到cz小盆友也是卓弟的电话,匆匆吃完晚饭,边蹬上鞋边给他回过去电话,巧的是刚出楼口就看见他站在寒风中举着电话安静的像个土逼。

正好和他看了我上小学、初中的地方。毕业后几乎再没去看过,这偶然看一眼甚至要回忆起了那时候喜欢过的女孩,那些少年时代可笑的事了。卓弟说,现在再也喜欢不起来别的人了,没有那种青春的热情,也没有彼此心意相合却又难以启齿的纠结,可笑现在成年人的恋爱直来直去,却少了那种最纯真最自然的内心的纠纠缠缠。

前两天翻家里我以前写字台的抽屉,找到了一张《咸阳中学学生证》年龄写着17岁。心想明年就27岁了。这十年快的可怕。我根本没有仔细考虑过人生,年龄的数字就变得如此之快。这十年到底经历过些什么?

细想,十年间,无非只记住那几个人,那几件事而已。

再见了,17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