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在学校遇见欢子。我很久没见她了,甚至想不起来上次见她是什么时候。我觉得这两年她的样子老了许多。

昨天学校拍毕业证上的标准照,偶然从一个想组乐队的三流电吉他手同学那里得知了小一的近况,才知道她住的地方离我学校是多么近。

你看,人就是这样,靠近一个圈子,有的人走进去,有的人走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