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铅笔

在博客服务商被和谐的一年里,我真的以为几年来记录的所有日志都消失了。弄得我再无心情写日志拍照片儿。但现在总算是恢复了,恢复了我所有的日志和照片。感谢国家。

2月份21岁,和白白分手。白白说为我准备了生日礼物,几个月后在她周末的小假里我们在肯德基见面,喝了可乐,她才拿出了庆祝我21岁的生日礼物。并且为我展示她买的幼稚玩具。之前她发短信说,“别人都说这玩具幼稚,可我知道你一定也会喜欢。会和我一起玩儿的。”我心里想着,可能从此以后就真的错过这个姑娘了。

记得有次告诉江南姐说,我和白白分手了,现在和M在一起。江南姐淡淡的看我一眼,问,那白白怎么办?

5月份在 在路上酒吧看张佺演出。我和酒吧二老板8排哥关系交好,所以散场后我和朋友借着他的地盘坐在台子上唱歌玩儿,唱了些民谣。一伙计自告奋勇要上台来唱歌,这伙计叫杨利,性情豪爽,当时就交了朋友,第二天晚上约好出来见面,一群文艺青年们喝酒吃肉唱歌读诗。后来不知道怎么聊到了卖唱,我们一帮人就提着吉他,拿着口琴沙棒跑到朱雀门洞底下唱歌,趁着酒劲用力的唱,零点钟朱雀门洞的灯关闭,我们又提着吉他转战到南门门洞。同行的同学给他们班的几个挺有意思的妞打了电话,叫出来观摩我们唱歌耍疯,这个可有意思了,起码让那会儿的我们更澎湃。南门人气很旺,我们的歌声引来了无数容易动情的路人,和我们坐在一起唱歌,抽烟喝酒。我们真正体验了一把共产主义的魅力。所有的烟酒都是由路人,或者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唱歌的人买的,我们这些穷学生也买不起那么多酒。

(和张佺)

(左起:艾力刚,Nlat,王可)

总之那晚的性情演出,引来了无数路人,有自称被社会强奸的,有敦厚老实的,还有收破烂的中年人坐在角落一边拍手一边笑,还有洋人,还有想泡洋人的年轻女人…反正种种吧。对了,期间居然发生了一次争执,我至今都搞不清楚到底他妈的怎么了差点儿给弄出一场流血事件,妈逼的多亏老子是身体醉,脑子不醉,赶紧给劝下来了。手还被破了的酒瓶子口给划烂了。至今老子的手上还留着难以磨灭的伤痕。算了,也不明显。下次如果再有这种活动要干架的我不拦了。

这天很有意义,具体有什么意义也不知道,反正因为这晚是五四青年节,第二天是立夏。所以,我们从五四青年节一直唱到夏天来临。觉得牛逼闪烁了吗?还有结束时由两位好汉上演的裸奔啦,裸奔途中的秋裤大叔啦我就不多说了。因为几个月后还有一次更为壮观的集体裸奔,以至于我弄丢了新买的海魂短袖。

有没有人尝试过裸体站在楼的最高处朗诵诗歌?望着林立的楼群和星辰般的灯火,谈谈爱情,谈谈那些诙谐幽默的往事?

特别要感谢杨利和杨利的家人,在我们去包头的日子里一直精心的照顾我们,包头的烧卖,巴彦塔拉大街,贝子,羊肉串,雪鹿啤酒,都太给劲了。弄得我还想去还想去。(有没有人想听一群男人们在行驶的火车里唱的《山楂树》?还是视频的哦~)

(包头,巴彦塔拉大街 左起:王可,倒霉,杨利,Nlat)

5月28号参加由民生主办的“大声唱响——西安第一届不插电民谣比赛”其实我一直都是特别特别愤恨某某大赛某某比赛之类的活动,没什么意思,感觉不是一个频道的。这次还是第一次参加什么什么比赛之类的活动。是艾力刚和8拍哥说服我去的,说是为了交朋友也值得啊。然后和酒吧里的朋友王小一一起结伴而去。结果还混上了个“最佳校园歌手奖”。给了一个红色本本的奖状,给了一个民生300块钱的购物卡。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拿奖状。在演出中和妖梵大哥也配合了一下。所以很是高兴。纪念一下。强调:参加这次的活动,奠定了今后组乐队的2名成员,和声口风琴王小一姑娘。手风琴手潇潇姑娘。

7月份左右去和M以及我最好的朋友大西、以及大西的女友,四人去成都游玩。欢乐谷,武侯祠,锦里,还有那天晚上的火锅…等等,总之这次成都之旅让我非常难忘。非常快乐好玩刺激。

8月份8排哥通知我,说之前我们说好的民谣演出的活动就要开始了,问了问我时间,然后定了日子,说是要办专场。于是我开始组乐队。乐队的人选不需考虑,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于是暑假的后半段日子,我整天都处在往返于西安咸阳的公交车上,还有排练,排练。很忙,很累,但很有趣,这是我第一次组队。乐队名字由莫江南亲赐,叫“小人人”。乐队成员编制:

某:主唱,吉他

小一:和声,吉他

潇潇:手风琴

点击这里访问小人人乐队豆瓣音乐人页面(乐队从2012年后处于半解散状态)

9月份开学,然后就是补考周,大家都知道,人家是一开学算新学期。我是开学后第二周也就是“补考周”一过才算是开始。

9月4号,如期在 在路上酒吧,作为校园演出季民谣乐手,举办《晚风 歌唱 路灯就要亮了——小人人乐队专场》演出。各路朋友全部来了,无比给我面子。而且全场满员。我高中时期的好朋友,潇洒,脸脸,小曼,欢子,也全都来了。连远在上海的Cz小朋友的女朋友都来了!后来我深情款款的给他们唱了《杳然》。台下很暗,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反正经历了种种,我内心是很悲伤的。

如果有天你们忘记了曾经那样美好的年纪,那样美好的青春故事。好吧,你们可以无所谓了,但我不能薄情。




后来上学的日子我就开始忙乐队了。



(鸟妹潇潇说这张照片感觉像是第一次用手机的娃们)

10月份去了曲江牛逼闪闪的西安音乐厅演出。唯一不爽的就是和巨婴邵夷贝同台。本来是张悬么!本来不是张悬来呢么!本来不是张悬么!演出结束后,许久未见的江南姐出现在休息室,我那个高兴,赶紧上去拥抱,又问二哥可曾来否?答曰没来。





【小人人乐队成长经历】

2010年5月28日-30日

杜博小一参加《大声唱响——西安第一届不插电民谣比赛》,并获得“最佳校园歌手”奖。

2010年9月4日

在 在路上酒吧,作为校园演出季民谣乐手,举办《晚风 歌唱 路灯就要亮了——小人人乐队专场》演出。

2010年10月7日

小人人在光圈酒吧,为他们的好朋友发条傀儡乐队巡演首发作嘉宾演出。

2010年10月14日

小人人乐队作为心相印茶语绿色民谣季西安站的参演艺人,在西安音乐厅献唱。

2010年10月15日

小人人乐队受FM931西安音乐台 无敌新声带节目邀请,交流民谣音乐梦想。

10月24号,乐队和声王小一因为音乐理念和目标不同等原因正式退出小人人乐队。为此我情绪很不好。江南姐发来信息安慰,说,乐队聚聚散散是常事,要我看淡。

这件事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也没什么要说。但大家还是朋友。

在乐队排练和演出的这么一大段日子里,特别要感谢的是妖梵,还有给我借吉他让我可以演出的舍友和各路天南地北的朋友,以及西安原创音乐基地——乐府。

(录小样中,老妖说,我一竖起拇指就开始录。)

(由小月坡所画)

11月没什么打算,也没什么大的即将要到来的变化,什么都没发生。奥对,最大的事就是我准备攒钱买吉他了。

回顾完毕。

5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