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今非。已是渺小。

某个通宵后的下午去买了新耳机,本来自己很多时间都用在了玩吉他上,P4只辅助用来扒歌和独自深情,不是时刻都离不开。丢了耳机后才忽然觉得它重要。觉得还有太多的歌没来的及找个适合的情境来听。很是难过后悔。

把新耳机叫做海海。价格非常非常昂贵。200块。

之后我有些痛恨自己。觉得应该缓一缓再买。理由是不想让小朋友借了去,但更重要的是,我想要新买吉他了。

但我没钱。

前天提着笨重的琴盒去文艺路找一位卖琴的朋友装品丝,他年轻的女人坐在他身后拨弄一把旅行吉他,那朋友的手没有离开电脑键盘但把脸转过来对我说,好不容易弄来的,国内没有。

我好奇的看了看那女人,却毫不在意那把旅行吉他,然后感叹,国内没有?哪搞来的!

我还差800块可以买新吉他。只是一把面单吉他,也没什么特别。但我太想买了。

再前两天扒了一下《沙土的约会》的和弦。然后抱着吉他就开唱。我觉得这样唱歌太爽。这很纯粹。再说回来,我把那把亲爱的爱呜咽的全单吉他放弃了,以后它不在我手里了,我没有卖它,也没有送人,它也没有丢失,但我现在不知道它在哪,也没兴趣知道它在哪。我只想要那把普通的崭新的。

我真是薄情的人。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