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灯火遥遥,雷米,我多想和你走去暴风中最安静的雪地。

_MG_4689

写过的那些信件,寄去后,似乎也要忘记了那些心情。
我逐一翻看从前的日志,看见那些书写着你名字的喜悦或彷徨,看见那些日日夜夜的落魄和深情。我告诉你,说很少更新日志是因为所有的想法都写了邮件寄去给你。这些为纪念你而浑浑噩噩的日子终于还是依然不紧不慢的继续,长久的自我封闭让我更加小心翼翼,也更加悲喜交加。现在很少有机会再次举起相机,有时候你感受到了太多自己所臆想出来的东西,看到你眼中的花草树木,云朵艳阳,听到吉他的和弦片段,一句歌词的应和,以及感知那些深沉的牵挂,却得不到它们存在的目的,就想是为了纪念生活中不断循环生息的缓冲与对峙,还是所作的一切只是自己的徘徊呢。

早晨起来发烧的迹象已经不再明显,只是感到嗓子干燥上火,举着手机对从前的日志删删改改,只不过需要回到自己的生活中,而不能再一切仅仅只为了让你来这里看看新近的照片,看看新近的日志是否有你的名字。这玻壳的存在,其本身的初衷也是与你无关的。
看过了太多夜深人静,看过了太多各怀心事,也看过了太多世俗中的不堪,人本身是不懂得美好与温暖的,当深处周身的嘈杂和浮躁中,你就会感受到单纯的可贵和信任的温暖。而我知道了一些,却也感受到了你的漠然。我不断挣扎着想要澄清自己的真挚和热烈,想要得到些许孤寂之中的慰藉,反反复复,停停走走。我终于明白一切都已经不再显得那么重要了。真正重要的是,自己仍在看着回忆的来路漫漫,保持心底这些细微的毫不夺目的洁净。
我,我们或许,又确实只是在徘徊,而如今的我也只不过打算竭尽所能,然后听天由命。
从一粒沙看见世界,从一朵花得知天堂。
我们拥有的此世,不过霎那时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