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仰十年,开往南方。

6597377629914010796

昨晚和Cz去看痛仰现场。天下小雨。候场人很多,但没有人在乎H1N1。

去了以后买了现场票45块,心疼坏了。进场看见西安本地的发指乐队在台上调音,我琢磨小飞可能在后台,然后我直接忽略了发指即将开始的暖场,直径找小飞,然后看见小飞一袭人黑衣黑唇外加黑眼线。我笑着说,小飞,你们发条傀儡这范儿挺牛逼的。发条傀儡的主唱叫什么我不知道,小飞示意我不用和他打招呼,所以我没问,然后陪小飞等发条的暖场。接下来领略了发条傀儡的牛逼…

后来暖场乐队演出结束,进入痛仰的专场,台下的人群沸腾了不停的喊叫“痛仰痛仰”然后播放了一个什么短片,我没注意看,和Cz出去拉江南进来。却意外的在门口碰见上次在“在路上”酒吧见过的某姑娘。她问我叫什么,我说了名字,然后她说她叫许茜,一阵恍惚之后才想起来貌似是某个音乐人。小聊之后,江南死活不进去,Cz就和我进去。Cz说:“上次我和江南在音乐节都Po了,你今天也得Po。”我惊吓,说:“我操,Pogo,这个不能有,我走民谣。”Cz就不断怂恿我,无奈之下我俩冲进人群,随着人群开始了我的处子Po,后来觉得离得太远,Po起来不带劲,我就使劲推别人,把别人都推走,然后我挤到快到台前的时候就死活再进不去。这时跳水的哥们儿开始从天而降,我心想,那好吧,既然pogo都能有,我就去跳水。然后我对前面挡着我的哥们儿说:“哥们儿,给个出路,我要跳水。”然后前面的哥们儿立刻给我让路。恍惚中我冲到台上,身旁是高虎拿着吉他唱歌,我挥起手臂回头看看痛仰的【哪吒像】,就立刻一个矫健的纵身,飞往人群,漂了跌荡的一波,即将沉底时,又被人托起,然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来的了…搞笑的是之前有一个跳水者,由于身体太过健壮,直接没人敢接他,他从天上泪淋淋的摔到地下。

后来江南的侄女王子黑丝同学说我太长了,当时只看见一个很长的人在人群挥舞的手中漂荡。我的处子身,就这么献给了痛仰。

场内有600人,我衣服也湿透了,不知道是自己的汗还是别人的汗。总之像桑拿。出来后看见穿回力的小伙姑娘们雪白的回力都踩成黑色了。我才发现自己的回力也踩的面目全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