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温暖。

[原图更换服务器过程中全部丢失]
5号和江南,德辉儿在”在路上酒吧”一起参加一个复古以及桌游主题的聚会。那晚有穿着70,80年代的军装、海魂,有穿老上海的那种衣裙,也有英伦风。
有花布棉裙,上海手表,回力飞跃,儿时拍的洋片,无花果,粘牙糖…酒吧的二当家8排哥下载了很多旧时动画片头,让我们美美回忆了一把。大家起唱老歌的时候很热情,仿佛每个人都停留在属于自己最激情的日子中。

江南姐说,你准备四五首歌,上去唱。带着对前辈歌手们的景仰我在无比心虚的情况下上台,因为他们唱的实在太好了。
上台后,酒吧大当家大胡子老师对我说,唱歌前要说你名字。我点头,然后抱起吉他,对话筒说自己名字,念了一首短诗,唱了《在路旁》《米店》《李伯伯》《欧洲特快车》《红河谷》在台上唱《米店》的时候有个坐在前面的姑娘一直跟着唱,而别的歌手说我听歌偏,可能都不会唱。所以几个人在台下跟着唱的时候我挺意外。后来她告诉我,她是玮玮和郭龙的好朋友,在这里能听到我唱这些,觉得很不容易。一时间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在张玮玮郭龙的朋友面前唱张郭的歌,我生怕自己没唱好。我赶紧跑回江南身边,江南把她的水递给我。我说我有,酒吧的小伙计给了一瓶水的。江南说那水太凉,小小的宠了我一下。
后来德辉同学玩的很嗨,玩街头嘻哈了。我不懂那些英文怎么拼,所以忽略不写。
因为没带相机,什么照片都没拍,感觉非常可惜。但豆瓣上忽然被很多那晚认识的朋友加为好友,他们拍的照片也让我喜欢。有朋友发邮件问我什么时候还会去唱就一定通知他们。我忽然想起某晚江南带我回校时对我说的那些话。

江南,下次我肚子就不疼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