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

【星期一】
前一晚的通宵,让人无比困乏,早晨回来刚躺下一会儿,就被以前声乐班的同学打来电话吵醒,徐同学说,来老师找你有事,让咱们赶紧过去,让排个节目。

于是匆匆洗漱完毕,也来不及洗头发,就赶紧和徐同学赶往某学校。
一去碰见了以前二中学跳舞的男同学,开始排舞,然后边跳边假对嘴。歌是宋祖英的《龙船调》。郁闷的是,上次我就唱过这歌。而这次居然是配舞。

幸好舞很简单,排了几遍就可以应付。一天时间几乎全耗在某学校里。

上午9点到某学校排练,然后下午5点出发去表演,在礼泉。我扛着演员们装衣服的箱子,扛到我肌肉拉伤…接我们去礼泉的大巴里有另外一个学校的女演员。我们上车时,她们正在车里举着镜子化妆,都是很漂亮的女孩。
我甚至开始怀念曾经的那些朋友们,我认为我都可以想象到她们每次去外面演出时的样子。这样看着这些女孩子化妆的侧影,想念了从前的朋友很久,恍惚感到这些熟悉的生活已经消失了很久很久。不知不觉我在车里睡着了。

到了以后在那里主办方安排了饭菜。我记得我非常渴,喝了很多很多饮料,也吃了很多肉。我告诉同来的朋友,我正在增肥。
演出安排在最后一个节目。我和男孩子们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聊天,聊宿舍的生活,聊心特软食品的生产过程。聊了很久,一直到快到我们上台时,我们才一起换好湖北男子的民族服饰,脱了鞋和袜子,光脚上台。

回来的时候已经到晚上11点左右,和少女栾及朋友们在车里聊天。开玩笑。或者沉默,想念她们。

【星期二】
南南定在第二日回哈尔滨学校。所以晚上出来吃饭。
喝了3罐九度,吃了若干烤筋,两个鸡翅,一大碗面。晚上12才回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