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生厌的。

前两天在宿舍里整理床铺,换上棉被褥。在我印象中,夏天就是伴随几日的中雨后,这样莫名奇妙消失的。
我最渴望的夏天走的干脆,不在话下。

一年后,除过日夜的消磨,我终究没有做任何改变。夏日,小卡和阿阳成为要好的朋友,阿阳钟爱发光,我在某个不归的夏夜偶然间发现小卡的时刻和指针居然也在发光,颜色荧亮,仿佛那些刻度有了方向性。阿阳色彩斑斓的寂寞,小卡逻辑慎密的坚硬,时而让我觉得可笑,所以我把他们介绍给寝室的舍友。舍友们回家时,偶尔说,
阿阳,小卡,再见。

我赶忙替阿阳小卡应对,接着舍友的尾音说道:“再见。”

前几个星期,洗完澡的时候可以光着上身蹲在凳子上面对电脑通宵上网,虽然夏天过去了有一些日子了,但温度让我难以承认炎热的,秋高气爽。
在相馆洗了90多张照片,然后全部贴在寝室里。寝室的其他人回来后,山东孩子惊诧的给我鼓掌。湖北的孩子说我贴的太乱,咸阳的孩子说我贴的太高,西安的孩子一直在看照片,河南的孩子说:“我操!真他妈鬼才!”安康的孩子什么也没说。

长时间的无聊,让我想买mp3来听。

学生会是什么的?本来打算报外联来证明我并非不面对现实。可一般情况下现实不面对我,我也不喜欢出人头地。所以不加入任何社团和校内活动。

gemütlich。
只是安定、缓慢的在这里。

One comment

  1. 你安静的存在。
    我沉默的想你。
    一切,太过寂静。
    有一天会不会看不到对方的脸?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