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册】三年后,我们不相识。写给郑威廉教官。

http_imgload.jpg(照片人物:郑威廉)
? 写给高一带我们军训的郑威廉教官。

? 至今我也回想不起来,我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军训的。
? 我记得那天上午,是2005年的夏季,你们好多军人过来,站在操场中间的讲台上表演军队里的一些基本步伐、军姿。我们站在下面看。
? 现在,我不太清楚,你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分到我们班的。
——郑威廉,高一十四班。

? 军训开始,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放松,高低肩不要。”
? 你的口头禅是:“不要动!不要笑!”

? 那会儿,我们听你普通话很不标准,问你是哪里人,你说:“我是外地人。”我说我们知道你是外地人,你才娓娓道来:“我是福建,厦门人。”
? 那会儿,估计你是那群教官里长的最帅的吧。不到一天,大家玩的很熟。我,M,等其他三个女伴为一伙的人,应该算作和你最熟悉的人了。你给我们讲你的故事,讲你爱过的人,讲你和藏孩打架,讲你刚进部队时被老兵欺负,讲你训练有多么辛苦,讲你曾经的精彩生活。
? 我很抱歉,因为我已经不记得,我们训练了多少天了。只知道,我们那时很要好。我和M那会儿是好朋友,M给我说:“要是他跟我一样大,我就找他当我男朋友。”后来我把这话还悄悄告诉你了,之后M告诉我,你们晚上会发很多信息聊天,她说你打字很快。M也告诉我,说你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是这样的:“你需要温暖。”

??再后来,军训快要结束,要进行最后的阅兵仪式,你推荐我当了标兵,当时算上我学校里仅有5位标兵,然后当了护旗手。在全年级的最前面,昂首走着正步。(后来我听M给我说,我护旗走正步的时候,你问M:“看,他帅吧!”M说:“帅!”)

? 有一次你请我们几个吃饭,席间,你对你的战友介绍我们,轮到我时,你对你的战友说:“这是十四班最有才的男生。”我害羞的和你站友握手。然后你叫我唱朴树的歌,我唱了。你那会儿不知道我不会喝酒,你请我喝的黑啤我喝了两口,就让给旁边的女生。结果那女生一饮而尽。

? 好了,小暧昧的事情就说到这里。那次比较感动的是,你在某日下午,和所有教官乘坐大巴要离开我们这里,大家都哭了,我们聚在学校一个小房子的后面,大家围着你,我站在你旁边,你突然抱着我,在我的左肩上留下了泪水,我说好了,以后分开还能联系,别难受。你说要我唱首歌,然后你就走。
? 其实我知道我们不会再见了。我唱了《那些花儿》,本来没有哭的我,边唱边哭,所有的同学在这种悲伤的情绪下,都不自已的哭了起来。
? 大家一直送你到大巴开走。
?
? 从那以后,我们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慢慢减少联系,最后没有再联系了。你加了我的QQ,可惜我们也不怎么聊了。今天清理QQ联系人,我在你的名字上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删除了你。
? 删除前,我去你的空间里,看看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文字时,看见了我的留言:
bu7c350fz3_u2u1kf5p.jpg
(我发现,我的这条留言是你Q-zone里的第一条留言。)
zmhxnmjktj5s9v7j6.jpg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条留言。)

? 那么,还是老话,祝愿你过的好!
? 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