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光 [06年的笔记和写给M的姐姐的信]

? [这是我在我桌子左边的废本子中(注明年级为高一·十四班),偶然发现的一些字迹,现在发在玻壳里存放。以免丢失。]?

[碎烟]
? 这些日子,有人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有时候隔着一条街,我就注意到他们那种饥饿的眼神,似笑非笑的嘴。离我很近的时候,我疲倦的斜过一眼。
? 汽车撒满黑烟和灰尘,飞驰而过,张扬而去。
{十二日,冬}
? 这条路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可能每天都在这条路上走一小段然后坐公交,但觉得这段路只走过一两次–最多两次吧。到我住的地方的时候,被那种突然灌进鼻腔,挣扎也无济于事的暖气纠缠,我倒在地上,觉得脊椎被硬生生的镉疼,顾不上那么多了,我根本无法忍受热气快使我窒息的感觉。拼命扯开衣领,把厚重的上衣丢到某个地方。房门向西,所有的窗户被我用木条封死,我发现上次捡回的那种植物还没有死,而且傲慢的生长了。开出两朵洁白的小花。
? 黄绿色灯光映射在我皮肤上,我养得鱼总是很快死去。这样的颜色从墙上零碎的贴图反射在我移动时的脸上时,我看见我的布娃娃是没有眼睛的。光线在转移,地面上散开的杂物有了影子。谁用光与影唤醒了他们生命,谁在上面记载早已死亡的故事。

? 这颗烟的气味,落到了脚下,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我以一个爱上一个人的姿势把它踩的粉身碎骨。

? 在这个不足50平方米的地方,满地都是。

[希望北路·致M的姐姐]
? 我想说,
? 这种纯粹的白,一声不吭就能让我死去。也许血色才能把生命染得华丽。
呃…我要说一下,我没姐姐说得那么伟大。我是一特懦弱的人,所以勇敢这词用在我身上就太牵强了。如果世界以这种香气很深邃的植物的紫红色汁液染透,画面只剩黑色,边缘嵌入深红,有人看到由下开放的花冠时,伸手便连根拔起,却突然发觉疼痛,这人会立即扔掉还是会一根根拔去茎上所有的刺,尽管血流不止。扔掉的当然得不到,还会对着满地散落的花瓣抱怨,所以他失去,所以他受伤。这株茎部多刺的落叶灌木也未成年便早早死去。
? 我不会一根根拔掉那些刺的,因为M不是玫瑰,而且,我还没有傻到要连根拔起。上面说到的两种行为都是些小朋友级别的人做出来的,都傻得冒气了。毕竟,生活根本不是这样。? 如果要做出选择,我要拔的是毒刺。血液变成黑色,直到死的那刻为止。一起凋谢。

? 难以想象,我居然开始发嗲..

? 一次一个人回家的时候,奇怪的看到了”希望北路”这个路牌。我就特想把这路牌给M看,然后立到我家去。我们并不是靠学习文化课来过日子的对吗?如果有人发觉正在丢失青春的话我很为他高兴的。姐姐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不是说学习时丢失青春、消磨热情的事,而是我们成为了考试机器,只懂得吃课本过日子,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那就真不是人类了…学生的责任是:好好学习。但那不是我们的一切。

?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生如夏花》姐姐,这是我最最心爱的专辑呢!

??????????????????????????????????????????????????????????????????????????? –未注明时间。

3 comments

  1. 之前不忙碌的时候来看,米有更新呀。现在再来,突然多了好多哦!呵呵~~就一点点看……

    很多感触呀,只是不能一一说出。只好留在心底。

    我也是这样留着好多好多东西,不时看看,似乎就能找回当时的那个自己,或是仅仅是自己想要的一种情感的重温……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