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子上大街。

?我还在想,为什么失去了一些长久的情感,却让人总要找些物件或者其他的东西来表以慰籍,迷恋着一种天气,迷恋着一件衣服,迷恋着很久之前谁留下的字迹,迷恋着一条路,迷恋着在某个季节趴在教学楼的栏杆上看那天的日暮…
??? 总是在脑海中一直一直重复着,阳光的颗粒洒在花瓣上,撒在小臂的肌肤上,撒在淡黄色睫毛上。喜欢的女孩,是有着白皙的肌肤,和栗色头发的。 或许还有着琥珀色的眼睛,修长的手指,以及更多不为我知的习惯动作和隐藏的情绪。甚至,从未打算示人的忧伤。
?? 某路公交车里,我更习惯坐在最后一排的左边第二个位子上,后来老老实实的一个人坐在左手倒数第二个单人坐上。所以又习惯了恢复习惯。
?? 比如,夜晚的街灯晃在公交车玻璃前,我会习惯性的在玻璃上看自己的样子;在霓虹灯里习惯性的看见锦衣夜行的女子;习惯看见胸前挂着白色Ipod的非洲人;如果下雨,我点着脚走,因为怕弄脏了我的白色帆布鞋。至此,我并不能完全给任何生活的过程加上标签,然后细细分类,因为这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不需要把某处的情节和别的场景划分开来单独回忆和记录。

?但我的确是只能记住某些段落。因为,我会忘记。

好多故事,过去了很久,但我总是念念不忘的勾勒着曾经的年纪,扮演着当时的自己。我也很难说清楚是是变了还是没变,好或者不好。偶尔再遇见当时的那种气味时,总要忍不住地眼神颤动,如获至宝似的赶紧回到当时的时间里。看见了泥土和石凳子,以及塑料盒,排列整齐的小木棍,小而零碎的花瓣,涂在小木棍上的叶绿素。

有时候觉得,自己会变成曾经心爱的女子。难以分辨。

“阿阳”是我手机的名字,一开机就会显示一朵卡通葵花,颜色绚丽而生动。用叶子招手。这个名字可能是有着很多原由的,但我现在无法确切地说明,所以我经常觉得这是个无聊的把戏,随便念叨些什么,也可以对着我的电话随意抱怨辱骂,反正,名字就是这样决定了的,即使这名字根本不符合我一贯的词语系统…T_T 需要说明的是,这名字和女人无关。当然也无关恋物癖….天呐!

提到阿阳,我得意识流一下。我首先会说说叽歪,我由于太过寂寥,所以前些日子在叽歪上关注了N多人,为什么关注那么多人?我在叽歪上的”官方”说法是:为了看看那么多活生生的感情。其实再就是私人的原因了,怎么说呢?

–其实也就是这个原因…

我要是白天收不到Jiwai更新信息。我就会想:”丫的!怎么可能没人说个话呢?”然后想不通导致我自己跑到Jiwai里随便说两句。算是更新了,这样我也能踏实点。

说到叽歪我想起了”孟姜男”–梦江男(梦印江南)。Yo2里的管理员之类的人物,我知道Jiwai.de还是从他的玻壳里连接的。此男多愁善感。老在叽歪上写好些压着韵母的句子。有一次我们在MSN的Yo2群里聊天,某南问:”这个Nlat是谁?”我还没来得及作自我介绍的开场白,梦江男就说:”他跟贾宝玉一样,身边一群女孩儿。”我对我这个”贾宝玉”形象颇感惭愧…但话说回来,我的确喜欢贾宝玉,古代某女子终日沉迷此书,她的父亲烧了《石头记》,她痛哭说:”为何烧杀我宝玉!”

…本来计划重新看一遍《红楼梦》可被我懒惰的本性XX了。

总之,我希望我记住每一件琐碎的事。日后当你们离开时,我也好有个念想。
[Hertz:小许同学睡不着,开始哭,莫名其妙。孩子气太重。 From:叽歪de 0:01 08年6月19日]
[Hertz:月亮又圆又亮,白晃晃一颗在天上。 From:叽歪de 0:04 08年6月19日]
[烈炎:洗澡时一神秘人对我说,你们可那么少想补考都难吧。不难你大爷的,明天老子就要阵亡! From:叽歪de 0.15 08年6月19日]

2 comments

  1. 我在文章和小组里看到了王凡瑞的那些歌词,觉得你的生活比他们都精彩。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