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

? 8月27晚上,我给南打了电话。南说,吃烧烤。

? 南是我第一个朋友。从很小的时候到现在,十多年。29号的时候,他就离开这个小城市,去哈尔滨上大学了。我们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南问我,是否知道哈尔滨在哪里。然后南的女朋友,大西,我表姐,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以为我并不知道东北黑龙江的哈尔滨,我也看着他们,然后很高兴的笑了。
? 吃饭的时候,我们一直闹得很开心。我给大西夹秋刀鱼里的芹菜,鱼刺。后来南还替大西打抱不平,给我夹了鱼头(有照片为证~~~很巧合的拍到他把鱼头放到我菜碟子里镜头),我想都没想,然后一口吞了。虽然味道…可再怎么说,也是哥们儿夹的。
对了,那芥末是谁给我放的?!
?
?? 昨晚,南说到了深圳,在他姐姐家住着,今天可能已经坐上了深圳往哈尔滨的飞机,到了学校吧。不知道他是否一切都好。

?? 那天晚上送南的女友回家后,雨逐渐大了起来。

我和南各自回家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我对南说:“再见!”

(图:我们三个送南的女友回家的路上,南的女友给我们拍的” 千手观音” 从前往后:大西 南 我。)
?
(图:没什么意义,做着玩的。)

(图:南和他女朋友。后来我还跟在他们后面一直偷拍。)

(图:最后,大家聚聚。)

(图:上面提到的,南给我夹鱼头)

(图:很多的书签,放在我的书包上。)

(图:很多的书签,摆在课桌上。)

(图:南和他的女友)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