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朵米契亚,这11996次的不告而别。

? 去看戏子。
? 要走的时候我有点感到自己狼狈,多多少少我们的告别其实真如他所述的那样,是不告而别。我长时间的阅读戏子艰涩的文字,停掉了播放的音乐。两者都是美的,可我没那种同时欣赏的能力,所以不论选择了谁,我都难过。
? 戏子的朋友赞扬他的时候,他却害羞,有时岔开话题,说没有来由的话。
? 我和戏子都喜欢听小钟唱歌。说起小钟,我只记得很久没去看他写字。以前他把我的连接放在小朋友里,我有点不喜欢“小朋友”的定义,觉得小钟给我定性了。幸运的是,他发来的邮件里说自己弄丢了我的地址。
? 从此我就觉得我可以放心的长得漂漂亮亮。

? 很多事情来的迅速,不在预料中,所以只好走走停停,可依然无法摆脱内心的慌张和焦虑,所以步步为营。我不爱看结构缜密,枝节繁杂的文学作品,那只会使人只能无限循环着搜索自己想看看到的语句,而忽视重要的细枝末节,所有的简单描写,都是敏感的。就像戏子写的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
? 这让我有了足够的线索看见自己的悲伤,我一直渴望的不是和一个美好的女子做爱,而是一次长久的牵手和短暂的接吻,我的小臂环过她的腰,在她背后安稳的落下。
? 这样的剧情,让我一次次渴望演出。

? 日落和音乐,总是戛然而止。沉着沉着,天黑了。响着响着人睡了。他们突然发生,并且突然中止,同时落幕。

? 谁是戏子?

? 名字早已无效,我记得的,只是谁反反复复的沉默和挣扎。那人,疑患抑郁症。

? 戏子留了信息给我:
? “我们去看烟火好吗
? 去 去看那
? 繁花之中如何再生繁花
? 梦境之上如何再现梦境
? 让我们并肩走过荒凉的河岸仰望夜空
? 生命的狂喜与刺痛
? 都在这顷刻
? 宛如烟火
? 《请柬 -给读诗的人》 - 席慕蓉”?

? 让我们以她作为故事的结尾。不谈空气,不谈尘埃;不谈冷漠和热情,不谈歇斯底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