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

? 你和风一起停止在接近溪谷的地方,麦季的雾气,枝叶的潮湿,成为远离挡风玻璃和烟尘的村镇。
那头顶着太阳的人,踩着脚下芬芳的泥土,面朝遥远的远处,他温文尔雅,和上帝一起穿着海鸥噙在沙滩上的鞋子。
?
? “我的钥匙断裂在你的白天。”

我猜想,一定是谁不言语,长相守就是一次与最初的际遇做永久的别离。我猜想,你一定被你的长发遮了眼睛,看见的就越发美丽起来,不美丽至少也可以迷幻。

? “那雨天雨地哭得有情有义。”

那么,你的敏感和易受伤的特质,过了那么久,还是没变吧。

土地,麦田。

会有多少语素出现在你的意识系统里,做一次久远的梦。
我给你唱首歌,唱十次你的名字。

? “半尺厚的黄土,麦子熟了。”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