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数到三。

?一,
你改变了多少次,终究遇见了你的追索。
草木枯荣,又是你经历了多少次聚散,终究遇见了令你窒息的理想与罪。

当你不及掩饰,又想流放着你所谓的倔强时,那么我们重归于好。
于是,脂正浓,粉正香。

二,
火车行驶到漫野峥嵘的时刻,耳机里一个无所谓的人的声音,分外妖娆,
这一句似曾相识,似曾,相识。
熟悉而陌生,那只关于一点点的记忆,无论等待出发或等待到达,
我们的目的明确而矛盾。那是,

暂时停止前进的步伐。原地欢腾雀跃。

三,
绝非约定。浮在空气和落尘的上空,恰如超脱。
认为“预谋”总是出现的不紧不慢,在你准备好的时候,
迟迟不来,它缺失了。
如今,你不站在舞台中央,而我,在尘世奋力表演。
好战,嫉妒,伪善,诋毁,自负。
心机,骄傲,侮辱,攀比,逞强。
四月的草,六月的天气,七月的情节,八月的温度,九月的荒蛮。
二月出生。
你说,追索,羽翼。
我便信以为真,抛弃我主。
再鼓起荒唐的勇气。你说,来啊,你的信救了你。
我说,主,我信。
你说,好,我必叫你看见了。
——云,贴在墙面上,一大片一大片的,剥落,如同某些光阴。
你见那云,多么美。

1.Nlat,verlorene Saison[消失季节]
48ade7683e8353f4fa3dc.jpg

2.Nlat,Nr.2 Bahnhof[第2站台]
48ade768e9beb906b7a6f.jpg

3.Nlat,fahnden Ritzel[追索,羽翼]
48ade7685231eb3b5e5be.jp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