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题。

?? 每天到凌晨几点才睡,让我能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浪费在电脑上。
最近几天,总是感觉脱离身边的人太久太久。不是我不愿意回去,只是任何时间的进展,都让我变得无比艰难。
? 下午睡觉的时候,某人突然打来电话,现在凭着我的记忆,再现一下当时的情景:
——…喂<困倦>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在干什么?
——睡觉<闭着眼睛说>
——啊,不好意思,那你睡吧,
——嗯…<不再想发出任何声音>
——哦,那你小心,别踩死蚂蚁了。
——嗯,拜。<随后继续昏睡>
?? 后来我醒来的时候,突然想起某人为什么对我说:“别踩死蚂蚁了”我死活想不明白…? 记得和Adam在西安看到的松下相机。特别想得到。觉得摄影这东西,我想试试。我觉得我总有一天可以用图像说明一切。我这么觉得,一直这么觉得。

? 网上似乎对于“非主流”这个东西特别流行。非主流其实也算作一种主流吧。
现在,我想很认真的说明一件事情。我承认,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活在某人看完我的图,对我说:“对不起,我什么也没感觉到…”这句话中,现在做图的时候,特别迷失自己,不知道想要得到底是什么样的色彩。下面的这些最近的照片是我综合了自己以往的处理步骤,然后借鉴了“非主流”的图像样式,做出来的感觉。我现在有一个特别强烈的意识,我发现这些图像的颜色一般都是比较绚丽,无内涵,80后风格显著,淡泊,轻浮。其实,一直盼望的转变,看来,并非是自己想看到的效果。
? 那天给南南传了我所有的PS笔刷,他对我说:“我好失望,我以为都是你画的。”我当时苦笑了一下。第一次明白,原来自己认为很用心去做的东西,其实对别人来讲根本就一文不值,毫无意义。我对自己,和那伟大的幻想,感到无比失望。
?
? 有一天凌晨,看见早前给白白发的一条信息:“白白,我想告诉你,我不想长大。”很多时间,我对白白产生了一种特别强烈的依赖感。把孩子式的任性和男人的宽厚,统统放在面前作展示。我到凌晨的时候,很容易难过,稍微一点不合适的地方,不到3秒钟就能哭出来。
??一些日子以前我给白白说,等你结婚了,或者有男朋友的时候,就是我们该分开的时候。白白毕竟是个很虚幻的孩子,会把一切想的太美好。我说白白,以后就忘了我吧…
? 忘记….

? 写到这里,我想感谢Soukaoru,因为在Sou的Blog听到一首很好听的歌曲。让我心情不至于太难过。现在也推荐给能看到这篇日志的人。
——森山直太郎《夏の終わ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