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是一个细节。

? 看习惯了以前的头像,反而越来越觉得难看。所以决定重新给自己做一张。花了很长时间,勉强做出来了,让自己觉得满意了,所以安心了。给图片留下”Nlat”字样的时候,我有点犹豫。因为早前告诉过因因,让她帮着想个名字,但终究是没有任何结果。所以,谁叫做北纬。对自己来说不再重要了吧。

? 把blog模板更新成白色,白的有点晃眼。

? 刚刚看见别人的图上写:“17岁,爱上爱情。”这种字句,想是我看过很多了的。但思想停顿了一下。突然开始想象苏航的样子。

? 苏航,第一次从M口中听说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还笑着说,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啊!后来苏航这个未曾谋面的人真正出现在记忆里的时候,我就问阿莹。我说,阿莹,苏航是有漂亮眼睛的男孩子吧。

? 会在自行车上扶正耳机;会在某个午后独自走路,看任何无意义的建筑,和来来去去的陌生人。陌生的毫无瓜葛;会在上汇文中学12级台阶的楼梯上低着头上楼;会走过无数人走过的走廊。后面的M也许会踏着他走过的痕迹,小心翼翼的走,生怕丢了一个足迹;下午暗黄的光线照在他的头发上,让整个脑袋都毛茸茸的,可爱的让人有点想去摸;会穿纯色的衣服,因为不喜欢太多的花纹,甚至连左胸上的LOGO都会觉得碍眼….

? 想着想着,就会问自己,他会和我很像吗?

? 或者,我和他很像?

这有什么分别呢?紧接着,就突然认真地告诉自己——有分别。

? 一前一后。

? 其实,我明白,在很久之后,我就不会经常想起16岁末、17岁、18岁初,所饱含的对某个人特有的情感。甚至忘却了很多。那时再没人提醒,再每人知道你在那个阶段里,所有的情感。你就可以这么安安静静的,忘记了一切为止。

? 很久以后。还是在早晨起床的时候,先刷牙后洗脸;还是坐1路和11路上学;还是很容易流眼泪;还是女同学混在一起;还是习惯说“谢谢”“对不起”;还是不习惯赤脚….还是那些改也改不掉的习惯。一直留着。就像M曾经对我说:“变了。又没再变。”

? 后来,我慢慢觉得自己用了很长时间,生活在别人刻意去伪装的谎言里。我反而没有太大的闹心,因为,2年来所有的记忆,变得一点也不可爱了。拍了很多照片,但过后再看得时候,就能明白,都不是自己想要得。

? 也许,在记忆里,所有的情绪和事件,无非就是,走去车站的时候,看见公交车里挤满了交头接耳的学生;星期四的声乐课像磨难;某个女人的后背看着怎么有点眼熟;玩一个很久之前和朋友一起玩的网络游戏;做一张莫名其妙的图;看到自己很早之前说过的话,考虑半天,说“是我说的?幌我呢吧!”;为自己想做却不能做的事,在自己房间里闹腾半天都不解气;对M狠狠甩下一句丑恶的话——我操你妈;在拥挤的后台和别的舞蹈演员一起紧张,然后相互打气,说“嗯,挺好的。”;睡懒觉;自己被自己闹得,半夜跑到以前的学校,哭半天。觉得自己受了委屈….

? 很多很多过去的事情,有时记起来了,想半天,后来慢慢忘了。有的干脆就不知道那样的事发生过。

? 总之,都过去了。剩了一些意识里的片断。

德彪西的《安魂曲》,听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换成别的,继续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