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午后。

    突然想起这个《亚当午后》。名字就用来做标题了。记一个和Adam的事情。
 
  那天下午放学,Adam打来电话,为我走到哪里了。我说,刚出学校,系统爹找到了,现在就去给你装系统。
走去他家的路上,看到他过来接我。阳光晃在他的笑容上,干净、明快。他伸手拿过我的Mp3,一首歌还没听完的功夫,就转过头对我说:“哎,你听的音乐好高雅。” ”你换到前面几首,就不高雅了。“我赶忙说。然后,又是一首歌还没听完的功夫,他又说:“你听的音乐好怪阿。”“怪吗?怪音乐?”我茫然的问他。他扶正耳机,继续听了起来。没了下文。
  Adam的电脑听他说已经买了很久了。具体什么时间,我也记不大清楚了。他电脑的BIOS设置和现在的电脑不大一样,后来装好系统,清理了很多没用的东西,Adam突然对我说:“你对我真好…”看见他孩子般认真的表情,我倒觉得承受不起。“没有啊!只是做了些自己能做到的事,举手之劳。”
 
  那样的眼神,能很轻易的承认彼此在对方心里的重量。时间,一分一秒的来来回回,我们卡在时间的罅隙中,似乎停止了生长,并且让一切事件自由发生。
 
   Adam对我说:“你还是陪我走到最后了,以前的朋友,走的走,散的散…“我笑了,说:“一起拍照吧”拍的时候,我说比起彩色,我更喜欢黑白。他就很配合得调了黑白模式。我举起相机,两张笑的温顺的脸。
   之后他很惊讶得问我:“你这么喜欢黑白,那你脑子里想的东西是不是都是黑白色的?!”我所不是,这是,我感觉到我们的面容变得小小的,但足以让我们感觉到温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