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

 

很早以前的日志里,那些意气风发的词汇,越来越觉得和现在的我反差很大。
我只是,不需要再觉得自己伟大了。播放器里一直播放着这首我不知道名字的钢琴曲,昨天扯坏了左边的耳机,

所以右边的耳朵,一直一直听见乐曲重复,寂静,语言,玻璃杯,地板发射着水晶灯的光线。
或许直接穿透。

我现在感觉不太好,刚才在厕所里的时候想说很多很多的话,现在全忘了。大概是听了音乐,

就这么轻易的忘了。

我问别人:“你看起来为什么这么忧郁呢?”

我都忘记我的忧郁。
大概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了。

现在的我,经常坐在公交车上,到很晚的时候才挎着书包回家,从郊区穿过市中心,在到另一头的郊区。城市不算繁华,不寂寞,也不喧闹。

所以在公交车晃动的载我回家的时候,这样的颜色,便有了具体的描述,这个座位,我习惯了这个视角。

可是人们,依旧陌生。

我会拍Adam站在菜花里笑得灿烂的表情,会拍昏黄的灯光,会拍视觉很简单,并且轻松的图像,会拍安静的座位,会拍剥蚀的井盖。但不再拍视觉效果更好的,那种颓废。

难道,安静了,便消失吗?

嗯,只明白了,我不傻,也不伟大。

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