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房子。

 

也许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有一天中午拿着Adam的相机,本来是会像往常那样中午打电话联系,但我们吵架,我没有给你打电话。我拿着相机拍下这里。
在这里发生过让我们疼痛或者愉快的很多很多事情了,不知道怎么得,拍了一些拿回来,今天正好处理好了,放到这里,也许你有一天变得聪明,突然会上网了,并且也存在你还记得我的署名为N.latitude的字母组合的巧合,并且更巧合的是假如你能发现我的这个blog,你就可以揭穿我的很多骗局,和发现我还在做着更多的已被你禁止的举动(做图片)。
这里,偷偷的 上演着我所经历的一切时光。而你不会知道。
上次给你说过的,我的图在你的“黑布布”里放着几张,也许现在你已经都看过了吧。我却一直没有问过你是否喜欢,你没说起。我确实很遗憾…
不能听到你亲口说一遍。

那个手遮挡着灯泡灯光的场景,是在咱们房子东边的,那一个终日黑暗的,一排房间那里拍摄的。不知道你曾经来的时候注意过没有,那里总是亮着昏黄的灯泡,我感觉特别舒服,我喜欢那样的颜色,这个你是知道的。我当时觉得好玩,就拍了。
咱们的房间,我可能会退掉,你的东西很少,屁P、一些书和两个杯子。我的东西很多,被子床单枕头之类的,所以那个时候我可能会很辛苦。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没有等到。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觉得过去的颜色,有些好看,现在色泽更为成熟一些,虽然零碎,但那样的点缀,总算是出现了,并且恰到好处。
——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