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过这些之外…

 

M打来电话的时候,是我正在做标题为《Year》的图集子的时候。在电话这头,很清楚明白的听到她并不难过得声音,我到觉得平静。说好等她的,其实我根本没等,也许她也只是刚下舞蹈课而已。

M平静的告诉我她很想我,并且强调“很想很想”

我没说什么话,此时,我大概已经不能懂得如此贵重的感情了。如此轻松而沉重。

今天,大概算得上是真正的分开了吧,想起许久前的分分合合似乎我心里已经形成了惯性,似乎认定了感情永无结束的时候,吵架归吵架,不会涉及崩溃。如此说来…

是我崩溃了么?

——我坚信我没有,我想我是疯了。我说:“M我讨厌你。”

——你真的讨厌我么?

——嗯,真的。

——那…你不要我了么?

——嗯。

M的眼泪,即便流成河,我也能顺利地渡过去,至彼岸。彼岸?呵,可笑的词语。

也许我今后会在这里怀念她,或许说一些自己很多日子以来想说的话,又或者简单的说到M,然后做个简单的陈述,也许不超过20字。

或者有别人代替了她。

我很难过,什么事情都是不可预料的,一个简单的决定,也许….

都成全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