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事情,在阳光满溢的时间里,看来是刚刚好的。

 

近来所有的事情让人觉着烦乱并且容易疼痛。

昨晚我梦见诺诺了。我们见面是一个下雨的天气,时间大概是中午。通过她之前和别人的谈话,我知道她很需要有人能给她温暖。后来我们一起在街上走,她–[To 38128553 From N.latitude 03/02 08:00]
她说我变了,我看见诺诺难过的眼神,我很害怕和羞愧。我问她我怎么变了?诺诺说“以前你很关心别人,你会珍惜身边的人,现在你变了,和以前相反…”–[To 38128553 From N.latitude 03/01 08:06]
我感到特别害怕,虽然是在梦里,但却让我的感受那样真实,好像我心里最柔软的愿望突然塌陷,灰飞烟灭。–[To 38128553 From N.latitude 03/02 08:12]

我在诺诺的Blog上看到她2月27号已经说出发了,9个小时可以到达。为什么现在还不见踪影?–[To 38128553 From N.latitude 03/04 00:08]
你知道栾馨干什么去了,托雅也在那里。–[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0:04]
我不知道。考试吗?诺诺也在?她们见面了?–[To 38128553 From N.latitude 03/04 00:12]
你学艺术的怎么可以不知道现在开始艺术考试呢?没有见面,但我知道她肯定是在那里。–[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0:08]
那么就是说她考完专业就回来?大概是什么时间呢?–[To 38128553 From N.latitude 03/04 00:16]
栾馨说四月一号才能回来–[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0:11]
知道了,这么晚还没睡?我最近感觉不太好–[To 38128553 From N.latitude 03/04 00:19]
我在看电视,为什么?–[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0:14]
做爱的事情。我感到非常迷茫。甚至厌恶,让我内心疼痛,让我怀疑爱情,让我逃避,让我坚强不了,让我觉得沉重–[To 381285553 From N.latitude 03/04 00:26]
肯定你要怀疑你的爱情。因为你不懂真爱。什么是爱情?爱情是不是两个人二十四小时抱在一起,然后嘴里不停的说“我爱你”。–[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0:30]
我只是不明白既然是真爱,做不做真的那么重要吗?我看到两个赤裸的人抱在一起的形状就会刺痛我。觉得爱情一旦沾染到性就变得不纯粹了。–[To 38128553 From N.latitude 03/04 00:43]
北,你醒醒吧,快去找你生活的出路吧。–[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0:37]
到底怎么了我?!我想逃。–[To 38128553 From N.latitude 03/04 00:45]
这个问题你考虑它有什么意义,会给你一碗饭吃不?你管它变不变,便又怎样,不变又怎样?–[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0:40]
你是一个立足于天地之间的男人,逃?–[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0:42]
前几天你发短信给我说你梦里的托雅给你说的那些话。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回么?因为我同意那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为了一个女孩能放弃自己的前途,还是那女孩–[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0:58]
让你那样做的,你竟然说她是爱你才那样做的。让你放弃自己的前途是爱你。还不让你接触任何女孩。老大,世界就只有两个性别啊!–[To N.latitude From W.longitude 03/04 01:0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