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情况。

?

刚刚看完了春节联欢晚会。目前也就是大年初一了吧。一时间有点恍惚。
有莫名奇妙的想起来诺诺说,男人不喜欢女人抽烟,但不会知道女人抽烟会有多么让她缅怀的故事。女人抽烟,算是见到很多了。大抵为三种,一是情感受了挫折(这个挫折的限度的定义,是指超过了自己感情所能承受的范围。)其次是向第一种学习,有点无病呻吟的味道。再者可能和一二者综合起来,成为一种无聊并且无病呻吟,也许这样会觉得自己风花雪月,寻找微薄的伤口的那种形状成为了自己习惯。
下午贴春联,我爸在门口扫掉防盗门上久积的灰尘,他让我跑到楼上去避避灰。我家四层,这栋楼最高五层。五层,一下让我觉得我爱上的姑娘是住在我家楼上的。一些午后我在上网时,可以听到楼板的响声,便会让我轻易的猜测,女孩的舞姿。甚至不是一种幻想,是成为了一种特殊的习惯,包括每个手指的动作,都想象的准确到位。
M说,新的一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