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标记——烽火纪年,18th

1.?18岁了。
2.?记得前些天一直在想是不是该给自己的18岁写点什么字?或许纪念一下17岁也好。然后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居然也忘掉了这些打算。也许也是在这样的生活中忘掉了排版整齐的幻想。算了吧算了吧。此刻不需要幻想,不需要音乐,我只是想表示我的空虚,不提其他了。写这些东西,总能让我觉得很俗的去感叹时光流逝,甚至有点年华蹉跎的意思了。即不要脸,又不嫌丢人,所以当此时真真切切的面对自己的时候,想说的是:“男人”…..这两个字是我最近自娱自乐的精神源泉。——小孙,给我发俩短信——我靠,你才多大?!(对方很是不客气)然后我在16开的纸上写着硕大无比的“18”。然后害怕人家比我大,有很虚的在后面添上“+ 1”。于是我的虚伪,构成了我的生活重心。
3.?
4.?笑了,笑了。正好不开心,所以逗逗自己:”诶呀~不要嘛,人家才14岁。” 我知道这句话的后面M会紧接着说:”哦,那正好,是你暗恋陈J的时候吧!” 我便满脸无辜,悻悻地说:”呕呦,那17好啦”
5.?用女生们的观点来说,男孩成为男人是一件多么伟大而光荣的事情!
6.?用男生们的观点来说,男孩成为男人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就像女孩变成女人一样可怕!这不由得让我继续浮想联翩,所以不得不出现了一个妖艳的女人在杂志封面摆出风骚的表情。这是新看到的《粉红》杂志。男人,女人。这遍是整册杂志的中心思想。
7.?
8.?这是沉重的话题。
9.?
10.?有了性和爱,所以人们性爱。M说,你看看这个年龄的男生女生,对这方面好奇很正常的嘛。我表情有些痛苦,心想,嗯,没错没错,以至于洗干净了,躺在床上体验体验呵,这都是可以理解的!随后,有些真实的不信任爱情了。这是个满足欲望的过程?现在不想多说了。不过我在那杂志上学到了怎样观察不是处男的方法。有好奇者可以拨打110找我联系。对了,顺便说一下,如果想学习各种做爱姿势,可以长期订阅《粉红》杂志。
11.?
12.?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脑子里充斥一种色泽怀旧的片断,暗黄的颜色。那样的开场我猜也会像之后看过的《All about Lily Chou-chou》那样让人哀伤的开场,同样寂寞。矮墙似乎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看不出颜色,那种原有的酱红被将要干枯的爬山虎覆盖着,密密麻麻。
13.?矮墙旁边有紧错眉头的少年,说不出为何惆怅。这些事情其实是快要忘得干净了。那天走路的时候又突然想起来,让我很是高兴了一阵子。庆幸自己又记得的。而且记起了小钟大量的文字。所以让我很忧愁。
14.?刚才正在上厕所,想起很小的时候(四五年级)在网吧里玩QQ,看到键盘上Ctrl、Enter的严重磨损感到惊叹不已。天啊!头一次知道键盘原来也可以被打磨得这么光亮。那会儿还不会打字,所以总是喜欢偷偷看旁边人聊天。记得以前好像还有个很红的免费聊天室,似乎是网易的。只要一去网吧,就能看见男人女人不是聊QQ(那会QQ叫OCIQ)就是在网易的聊天时里,或者游戏。总感觉神秘并且新鲜无比,似乎没有什么比得上上网更能吸引我的了。这种吸引,一直持续到我有了自己的电脑为止。但后来为什么游戏和网络不能再对我造成任何吸引,始终我无法解答,因为我的确不知道是何原因。总之,以前喜欢的,现在不再喜欢了。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