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信念,是不是说的太早?

  很难表述。
刚才在城岸杂志的BBS里晃荡,找到了一个标记着“////”的图片,其实看到的只是一些大量陌生的自己,图片上那些表情,那些毫无意义的眼神,我对自己,感到失望极了。
  其实,那并不是真实的我,而且完完全全的不真实,就是别人。昨天和毛吵架,原因不明。
早上回到家以后就累得很快睡着了,想起昨天晚上想了那么多让我觉得感动、快乐、难过的事情,发而觉得回忆无用。Mp3里面孩子在说:”Can you see  Can you see me?”我就流着眼泪睡着了。
  诺诺说:“阳光刺疼了我的脸。”我便觉得失落极了,因为我不再会为一些人一些事情执著下去了,比如以前经常习惯性的躲避阳光,而现在我在阳光下暴晒,用自己糟糕的皮肤迎接阳光,感觉热情,正在从体内散发出去。阳光曾也让我疼痛。
  一一说:“你看你你的图片,那么自信”后面的话就是指现实里我那没有危险性的自卑倾向。Blog的头像换掉了,没有了那种黑眼睛式的无聊。换成了一张莫名其妙的,PS后自己的模样。毫无意义。在摄影技术中,如果是侧面相,就非常畏忌头部前方和照片边缘没有留下一定的空隙,而我照的这张,正好成为了“一头撞南墙”的代表图像。

  “让我撞它/让我撞它/撞的头破血流吧”——朴树《活着》
生活的一些片断,让我变得很难堪。

PS.如今的诺诺成了非常漂亮的大女孩。
安小亦喜欢开导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