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名。

  暗黄色琉璃窗,前殿的月光变得轻盈,从白色落地窗帘外铺洒进来。深红色金边床单的下摆在木质地板上被风吹得摇晃。恩维拉养的花猫在远处教堂尖顶上亲吻着月亮,以及伽麦寝室圆顶边缘的露水,嘀嗒的掉在草坪一块小小的地方。仆人手中的剑,是以超度灵魂和罪恶的法器。Demon为他们的剑涂上了橄榄油。
  黄金滚边的梳妆台,用来纪念华丽和妖娆的佩饰以及面容动心的脸庞和淡色眼影。半透明的红色香水,从高贵的若有若无的瓶颈处,在有丘比特装饰的弓箭前,散发着刚刚喷撒出的余味。床榻下面的舞鞋,从优雅异常的芭蕾和金冠的光影中来回的显耀无与伦比的地位。宿命的音乐匣子,装载着权利之上的爱情,高不可攀。
  Demon和恩维拉以及伽麦不同,那个唯一喜欢用银质酒壶给仆人送酒的姑娘,她是整个宫殿的主人。处处的守护,即使在寸步之内,对她来说,却更是虚无。需要的不是仆人。而是…
空荡的走廊尽头,烛火跳跃起来,巨大的水晶吊灯所不能照射的某处灵魂,以那样热情的声响,进行着他如此漫长的亲吻。
——亲爱的,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金碧辉煌的殿,我脱了衣服躺在房间的暗红色长椅上。赤身裸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