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办法。

? 去西安参加一个很SB的比赛。一个人在西安晃荡,第一次在陌生的城市里晃荡,心里想着一个人。
——只想一个人。
? 马路踏上去即真实,又觉得环境不真实,超级市场、城门、人群,川流不息的经过身旁。103路汽车是可以停在北大街的,还有一些陈旧的巷子。穿着相似的人们,我模糊她们脸孔的姑娘,以及聪明的孩子们。那些和我,是毫无关系的,就像与这座城市毫无关系。
黑鸵鸟总是让人讨厌的动物,我倒是希望看见它把头插在柏油路里,省得看见那副丑恶的嘴脸黑鸵鸟和巫婆串通起来狼狈为奸。巫婆是带着绿色的项链的,命令着黑乌鸦和丑恶的蠕虫破坏白天鹅的爱情,这是不容允许的!
——低贱和高贵,这就是区别。
? 人们受地域的限制,而分门别类的可能还是有的,或许与我擦肩而过的人都是比我聪明的人,就像那个乞丐与我擦肩而过的瞬间。就像那个趴在地上不移动,有再大的风还是画着佛,画好了,再用小石头小心翼翼的压起来,害怕吹走了。
——佛,你看见了么?
? 总想着拯救这些人,站在59路车上的时候突然发觉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必须靠这样的乞讨来维持生命,给他们再多的钱,他们也依然乞讨。这好似,你给我五千万,我只会想着怎么花掉,而绝不会考虑怎么样让这笔钱给我带来更多的财富。
? 怎么说呢,荒唐吗,还是悲伤?

有太多的事情,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抉择。也可以说,是因为没有抉择的勇气。但,那样的懦弱,我不想让它存活在我这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