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封锁区。

? 很多很多的时间,用来看自己之前的日志上了。
昨天晚上收拾了自己的抽屉。从前,里面总是堆满了新的作业本,一些电脑方面的杂志、贺卡、信件、游戏光碟、别人写的文字。似乎,那小小的空间里的排版总是非常合理的。后来东西堆了很多,觉得繁琐起来。然后自己把很多很多的没有用过的作业本从里面拿出来,放到下面的柜子里去,有两本旧的作业本,一本美术,一本作文,美术大概翻了翻,基本上是一些人物脸型的轻描。作文本里面倒是有不少字,看着看着,想起了初二的时候,看到那些自己所谓的理想的萌芽,看见他们…

? 初三,听许巍的为理想执着的精神,听朴树的失落和寂寞,再到重生。这么,开始为自己感到迷茫和不安,开始朦朦胧胧地为虚无缥缈的梦想执着,突然想起韩寒的《混世》,歌词里好像说“理想和幻想,早晚都一样。”我觉得,本来就一样。
? 流了很多泪,写了很多词。那些压抑而疼痛的句子,以前,他们说,痛苦是因为是我们这样过于理想主义者固有的悲伤。后来那种奇形怪状颜色绚丽的圆圈我终究是快要走出来了,回到现实中来,归于平庸中去…

? 开始宁愿封锁自己。庸俗曾对于我来说,简直如同代表着窒息和死亡的词汇。我虽不华美,却应该唯美。一次一次现实和理想冲击、厮杀。

现在,终于有足够的时间封锁住自己了,毛说,这样可以。

Adam,这个嘴里念叨着自己是亚当的儿子,思想和我接近的年轻人,也曾这样厮杀过吧。我们开始商量着摄影,后期的处理,以及对他自己扮演的角色“诸薰”的长过身长的两倍的大翅膀我也在烦恼着。那样的翅膀,我要怎么画出来?我要怎样让那样的翅膀看起来是真的存在的?

——那样巨大的翅膀和那样巨大的幻想。

? 这样的风景一点也不美,而是发现一个人,从此认为这个城市、这样的风景,能触动自己。从侧面的光线分析,角度,前景后景的搭配,以及人物的表情。都在刻画着一座城市,和组成她的繁复的建筑,还有构成她的人们。
——各种品牌的汽车和各种思想的人们。
? 那样的色彩,只是一种抒情的方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