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难以终止的梦

我知道,她来了。
  渺小的,拥有无端但高贵异常的梦,从未担心季节消失,从未担心声音震碎耳膜。因为一切的一切,华彩初上,无须浓妆便使光华覆盖理想,我在想念

  生命无形的旋转,季节虽不能在心底消失殆尽,却最终循环更迭。我们的故事也是如此。神圣的、不留划痕的照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