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飞行店。

从小,老师们就教育我们:“做人要有理想,有目标”然后转头对着我说:“听见没?!没有理想赶紧回去树一个!”
  然后我长大了。有了长长的头发,有了多多的零花钱,有了好多花儿,有了更好看的衣服,有了深蓝色的吉他,有了像是被雕凿般斜斜延伸的锁骨
 
也有了无数梦想。喜欢听见谁的歌唱就觉得心情喜悦,习惯了步伐缓慢,却无比慌张。可追寻到底,终归成了幻象。仰望,不断看变换的云朵,看见日子飘荡。
  那些曾以为可笑的事物,如今笑容泯灭。独自行走,独自乘车,独自逃。
因为,我是那么伟大阿!
  ——淹没在汹涌的人潮中,来不及回头。
昨晚,听到隔世的钟声,梦,闪着八分音符后的附点,一个短暂的时值。我准备了磁带,CD,开启录制键。我摘抄这种音轨,却不断被迫终止,又继续进行,因为没有任何声波的记号,除过我那可疑的喘息。我慌乱起来,清醒、沉睡、迷梦,可最终沉迷不醒。
  我蹲在路旁,看见匆忙赶路的年轻人,意气风发的样子,像白白那样骄傲。他们同样,捡到了最完好的梦想。——即使是被人抛弃的。

  伤口,是不可示人的地方,因为无比丑陋与不安,尽管它成为了让无数人顶礼膜拜的记号。快好时,又变得很痒,有人可以再次揭开暗红色的血痂,露出一个洞,叫做梦的东西,就在里面汹涌。就这样的重复,才可以让我们记住疼痛。
不可提及,血色,染透呼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