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呢?

  今天是星期四,据说是高考的第二天了。高三的同学们就这样又一大批的开始彷徨起来。也许那些成绩中不溜的同学们从明天开始起,就不用慌忙了吧。就像他们所说的——解脱。
  一一姐和紫馨,没有收到我的任何祝福。
她们高考了,然后我也躲了起来,告诉天啊告诉地,我丢了呀!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我难受,我痛苦,别人告诉我他有多痛苦的时候我就像是ADAM说的那样,把双倍的痛苦给了自己。
  ——为什么?

因为曾经属于我,但我不能拥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