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写的。

从我可怜兮兮的说:可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我开始厌倦幸福。

 

  虽然我保持了最原始的情感、单纯的想法和男生一惯的懒散,可这些我从自以为是的特点开始随着我成长的年轮一圈一圈的迅速增长,放大了所有的怯懦。是的,这些特点只是因为我本能的逃避导致,它们也许是我的先天性残疾。

  我在人多的时候自卑倾向会越发严重,尤其是一个人处在某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圈子里。我低着头走路,眉头微皱,舌头会在上牙牙龈处用力,驼背。喜欢坐教室最后面的一角,公车的最后一排。很少看漫画,很少听音乐,很少看书,甚至——很少说话。似乎内敛的与环境格格不入。这不是他们所说的另类,而是极端的庸俗。没有少年特有的勇敢、顽强,反而成为了一只奄奄一息的病猫。

  我的所有幻想都是可笑的,净是一些不切实际的伟大和近乎绝望的彷徨。

PS.

  觉不觉得幼稚?呵呵…

现在也说不上来当时的那种状态了,只是觉得曾经坚信的一切其实在时间面前总是脆弱不堪的,所以不论理想或者幻想,在每一个今天里,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一直寻找的,就是这些虚无的东西,因为相信,都会有的。总会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