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编了谎,谁先忘记谁的模样

我想我听到嘀嘀嗒嗒的声响。

? 时间与泪的疯狂交响。一个人,背上行囊,去旅行。

没有带上我。

 

? 那是什么?要说些什么?哦,已无力再张开嘴巴发出声音,或许连呻吟都惨烈的粉碎在空气里。你终于还是走了。哭着走了。

?——是不是离开我,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

 

? 电话里的盲音传过来,隔世般的悠远空旷。

从此,谁也不曾提起谁,谁再不会爱着谁,谁也不再为谁流眼泪。

? 一个让心脏承受了压力的巨大起伏的音乐,嘎然而止。会突然不适应还是会觉得美好?幻听、幻像、泪水蜂拥而至,无力抵挡。

? 我们倒下,以一种不流血的方式死。

你死了,我也死。

就像你说,我死了,你也不会活下去。

 

? 所以我们同时泯灭,永无重生。亦无轮回。

 

? 在电话详单中,彼此的号码,不再出现,是个巧合还是注定?

如果我的病好了如果我的病好了

可你没有等我,没来得及等我康复。

?? 画面、声音急速掠过,我怕的瘫坐在地上,忘记了掉眼泪。

 

你,

留下了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