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夜光舞

衣摆在你旋转的时候撑开了金黄光边,于是世界有了光彩.你的足尖所点过的地方,白花初开.
我已换上黑衣,我单调的色彩让你华丽,为什么只是我知道异彩和舞步绽放凋零.
阴影中身躯召唤天地,光彩里发带花漫飞雨.
我已经完全不能想象我们如何过完下面的时光.你把它图的艰难繁琐,我把它画的花朵败落.你每一个动作都画下了无法隐忍的伤口,背景无光,面容不详.我曾猜测那样暗光流彩是否会掩饰什么,巨大的钢铁支架在暗夜中,你的跳跃下如何进行如你所愿的组合,百般变换的动作,在你手指轻扬间,粉碎了所有声音.
像死一般.
风在裤腿出盘旋后划出衣袖,视觉氤氲,我闭上了眼睛才看到了真实的一切后,定格在你左脸微扬的嘴角,一片无星月的夜空茫茫漆黑了一片.也许在我倒下的时刻,白色花朵,被血染成墨色.
玄,我听不见夜.光,我看不见舞.
触觉,从太阳穴向后脑神经有了感应,只是白皙纤细的手指,从眼眶一开了白布.
我遇见你,你看到我.
右眼黑白
左眼七彩

{修玄}
“亲爱的,再见!”
从大脑皮层伸出白色枝叶闪耀斑斓色调,无限繁华.这里,只剩下一盏日光灯,天色迅速黯淡我不用看你,你不用想我.
阴影在眼眶下面形成漫长过渡,一直到嘴唇一下的湿润都暧昧的染上了这丝阴郁,在光与影的罅隙是否存在古老的河水干涸,泪腺酸涩.已经太久太久,知道你忘记为了我哭泣,我忘记为了你叹息.如果不再被悲伤打扰你,能否轻轻的陪我喝,在着歌里,在琴弦里.还有没有人为你哭泣?你是否听到水瓶座陪你慢慢死去
苔藓覆盖了墨绿胶片,剩下的没有图形线条色彩,我被刈伤脊椎第6截,毫无防备,寂寞背靠背.若隐若现,寂静的让我着迷
你听
你听…
在一瞬间,你的脸隐约可见,变幻出这无限美丽,若隐若现,刹那间让我着迷
阳光背后,如梦幻在梦里.
让我着迷
让我着迷…
我的气息呼在你右脸时,你什么样;气息穿越皮肤和心跳频率相同时,你什么样.请告诉我的肩膀,那里终会散出你的发香.此刻,我想,我在等待看着一种以玫瑰色上演的话剧,他们相爱,他们相遇.当我们走下这阶台阶的时候
你的心情
什么样
我的表情
什么样
灯火隔世般阑珊了许多日月,让我无法见到衣摆划出的光线,锁骨记载了那些曾被泪水淹没然后苦涩的干涸,漫长久远的过程,日日月月,岁岁年年.
让我想起你

曾为我哭泣.

“我爱你,再见!”
{年}
这是个无限悲痛的时间,
这一切是谁让刻痕迅速紧锁,天空的阳光你说她温暖,可我忍着痛说暖的时候,却是每一次致命的洪荒,漫天席地,所到之处颓败一切生还
那是我快要死去。
琉璃的色泽是透染了某中感情怒放后的壮烈死亡,天空中到处是神秘的梵音,我开始慢慢向草木枯荣般迅速衰老
那是,你快要离开了我
我在无名指上刻上你的名字,光线折射中似乎确信了你曾经问过我的问题,和那种丝毫不比理会的答案。刺上粘稠的深红色液体是那样牵强的和裂口的皮肤纠缠在一起。
嘀 。
世界重归无声
{玄启}
在阳光洒下细小的彩色颗粒后,他们悄无声息的背向太阳,眉毛,眼影,都无法清楚地告诉我他们早就想要说明的一切,包括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末端存在的斑斓录影。我们的肉体忍受着世界以她迅猛得气息窜进我们身体里带来的灼热,可她让我们仔细感觉疼痛的时候,又不忍伤悼起来。或许我注意了一个背影,她是会需要躲进我的影子里么?我想把她放进去。
光线一瞬间充斥着清晰的侧面,我立即被灼烧起来。我的眉心深处被轻而疼痛的点燃。她,眼睛哀伤却异常透明,琥珀色,瞳仁在光线轻柔的射入后变成了盛开的花朵,花瓣上带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剧毒般的黑色斑点,如同一种黑色香水的味道,它的名字——毒药。

当我还在猜想这种上扬,飞入阳光里的姿态穿越大朵蓝边的云层翱翔时,似乎已经遭受到烈日铺天盖地的侵袭,面孔苍白。抹去回忆。她,侧身,通体竟然是那样神秘而视觉氤氲的透亮,于是让人害怕她会突然消失在阳光里,从此无迹可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