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走远

[我觉得那是最恐怖的事情]

前些天在多媒体教师上课,毛蛋蛋突然给我说,我刚出生的时候才这么小的,你看现在都长这么大了…然后我就突然吓了一跳,我刚出生的时候还没我小腿长的…怎么就长这么大了啊! 我们以前是最最简单的孩子.辛辛苦苦攒了5毛零花钱,却会很大方的买来自己很渴望得到的那张圣斗士的贴画集,然后开心的跳的老高;也会在进行的语文测验中发呆,怎么也想不起一个字怎么写,最后急得都快哭出来了.那是岁月最最洁白的印记,带着淡淡的青草香味,陪同你穿梭成长的每个站台,回头再也看不见上一个站台了.它们都被不知不觉的封印在一个精致的瓶子内,里面有大海,有一个小岛,却没有船. 我们站在外面的时候不能进去,我们的灵魂掉入瓶中的时候不能逃走.季节不断更迭,那些风景凝固了,就不能改变.可我们都长大了,

都这么大了.

[等车、在公车里睡觉…]

每天上学放学就是在这样的交通工具上睡大觉.有时候外面下雨的话,那种被霓虹灯光衬托的雨水就是这个城市里最最美丽的等候,即使身体装载着满满的倦怠.雨水流过车窗的痕迹像是灯光的泪水,也是同样的悄无声息,所有视线都回归与原始,一切都是奇异事物,看着看着就闭上眼睛睡觉了,这种举动,有点像一个临睡前的孩子,在专心的摆弄着手边的一个新鲜物体,然后累了,就老老实实的睡觉,并且睡的那么安静,似乎梦里面也会有悠远的天空,要拿手遮住刺眼的眼光吧. 这是一段颠簸又曲折的日子.一个人等车的时候总会显得特孤单,从天黑坐车坐到天亮,再从天亮坐车坐到天黑,这么一天一天的,竟然还是过来了,为什么还是这么迷茫?我究竟丢失了多少日夜?扭曲了我们多少理想?和那些热血的少年一样,终日阴霾,大雾弥漫的生活,年轻的声响缓慢又匆忙,噼啪脱落.可是那些陌生的脸到底都是谁的伙伴?在等11路车的时候想起一一姐说, 心里告诉自己,不哭,一个人其实也不错。一边安慰,一边落泪。

一边安慰,一边落泪.

[护腕,纬]

学校开运动会这几天就特别想去一一姐家里住,想赖在她家里大吃大喝,随便折腾. 前几天去住过一晚上,我希望她家可以新换一台电脑,除过键盘不用换,因为她家键盘挺爽.一一姐,你要记得把音响拿到里显示器30公分以外的地方,你看你的显示器荧屏都已经被磁化了呀.你坐在显示器前面写东西能受得了吗?你还是注意你的眼睛吧,看看你才17就戴眼镜了. 看看你才17就戴眼镜了… 生活为什么要折腾我们,才17岁怎么就戴上眼镜了?! 你要是不注意眼镜我就不教你作网站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就心虚, 我都不太注意视力.晚上和一一姐看动画片, 吃零食, 我的肚子咕咕叫呢, 却真的不饿, 一一姐心疼就塞给我好多零食.第二天早上起床, 她都已经去学校上课了.看她留了字条, 我把它收起来了, 字条上面写:

小北

? 早上好哈!睡好了吗?这边的早晨比较吵闹,但愿没吵到你的"懒觉",是在抱歉的说. 饼干和奶都在桌子上,有看到吗?乖一点好不好,把它们尽可能全部干掉好吗?一定要吃饱饱哦~乖啦! 再就是我不在的时候,如果别人打电话或门铃响了,完全不必理会他们.自己在家小心点哦! 好了,偶走了,回见哈,有事就拨我的手机,今天破例带它去学校,Tel:131*****915. 拜拜!^_^ Ps:起来后想看电视自己开哦,只是声音得小一点,电脑也是,想玩就开.如果想看书,就去柜子里拿,应该知道地方吧~好了,不多说了哦,闪了闪了~8

其实我有感动的,后来一一姐送给我一个护腕正面是金色线绣的Benjamin后面是蓝色线绣的北纬的纬字,繁体.我猜她绣了很久吧,那个字不好绣的,而且是镂空的那种.我喜欢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